新闻-FUDAER.COM域名出售

掌权一周年,“塔利班2.0”在阿富汗做得如何?

2022-08-16 00:00:00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特派记者 程是颉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人员在已经人去楼空的美国驻阿大使馆旁高呼胜利口号,纪念该组织掌权一周年。去年8月,塔利班的迅猛攻势席卷阿富汗全国,以美军为首的国际联军仓皇撤离,“喀布尔时刻”震惊世界!“风暴”过后,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临时政府,希望在断壁残垣中开展重建。一年过去了,无论是阿富汗国内还是国际社会都在观察,重新掌权的塔利班在执政方式和意识形态等方面和20年前是否相同;在其治理下,阿富汗的社会及经济能得到怎样的发展。

“这是一个受欢迎的和平时期”

一年前的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并接管阿首都喀布尔。在此之后两周,喀布尔机场上演了令世界震惊的混乱大逃亡:数以万计的阿富汗人涌入喀布尔机场,当美国军机在跑道上滑行时,很多人跟着飞机跑,有的试图抓住飞机侧面,至少有6人从天上掉落;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K)在机场发动恐袭,而美军在惊慌中又向人群开枪,两相叠加共造成约200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军。

一年后,喀布尔机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恢复正常,运行着一些阿富汗国内和国际航班。阿临时政府指派一家总部位于阿联酋阿布扎比的公司负责机场地面服务和乘客安全检查,空中交通管制则由接受过乌兹别克斯坦和卡塔尔专家培训的阿富汗人负责。

曾多次前往阿富汗的美国记者阿格塔梅尔日前再次访问这个深受战争影响的国家。他在美国《名利场》杂志发文称,入境阿富汗的过程与自己入境其他国家类似,但离开喀布尔机场之后,情况则大不相同:到处都是检查站,站岗的塔利班人员混搭穿着阿富汗传统长衫和此前缴获的阿陆军制服,他们经常面带微笑、充满好奇,有时腼腆,有时也有攻击性。

现在的塔利班人员已经开始“紧跟时代”。在和他们交换社交媒体账号后,阿格塔梅尔收到塔利班人员发送的自拍照、玫瑰动图以及宣传视频等。

虽然仍有一些曾经为西方国家工作的阿富汗人希望能尽快前往其他国家,但阿富汗的安全环境已经大有改善。“暴力活动比此前人们预期的要少。幸运的是,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长时间的战争破坏,没有再度发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喀布尔特别顾问施托克尔说,过去阿富汗农村与外界几乎完全隔绝,因为安全问题,农村居民很少到城市去,但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前往城市,接受较好的医疗服务。

改善的治安形势让喀布尔能够维持基本的城市生活运转。中国商人余明辉在阿富汗已经生活了20多年。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去年塔利班“进城”4天后,一个新获任命的警察局长找到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并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这名警察局长说,塔利班可以自己带大饼和水来为商家站岗,还可以在附近设一个警察哨所,“所以我们只歇业一周,很快恢复营业了”。阿格塔梅尔则表示,在获得一系列的许可后,外国记者可以在阿富汗各地走动,但他在阿富汗期间,到处都是情报部门的人,他受到密切监视。

联合国今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从去年8月15日到今年6月15日,阿富汗武装暴力呈现显著减少趋势。巴基斯坦白沙瓦大学和平与冲突研究所研究员肖卡特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年,阿临时政府的表现超出许多人的预期。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分崩离析的社会,负责管理的精英阶层被西方带走,同时离去的还有国际金融援助。人们此前预计美军撤离后,阿富汗会发生大规模的难民潮和社会动荡,但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然而根据联合国的上述报告,过去一年来,阿富汗仍有2000多名平民伤亡,大都是由IS-K发动的袭击造成的。美国智库中东研究所称,IS-K在阿富汗各地进行周期性的恐怖袭击。联合国的报告还显示,IS-K把阿富汗视为向更广泛地区扩张的基地,利用“高薪”拉拢包括“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在内的极端组织。IS-K还向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发射导弹,以此证明阿临时政府并未完全控制全部领土。

此外,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也不断发动反塔利班的行动。中东研究所称,阿临时政府能够阻止这些抵抗组织夺取大部分领土,但却无法消灭它们。“即便如此,与早些年的动荡和恐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个国家基本处于和平状态。”阿格塔梅尔表示,对于一些阿富汗地区尤其是那些经历了大量战斗的农村地区居民来说,这是一个受欢迎的和平时期。

正在经历严重的经济困难

虽然阿富汗国内整体局势稳定,但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正在经历严重的经济困难:外汇紧缺、物价上涨、粮食危机加剧……据《华盛顿邮报》8月2日报道,有报告显示,在未来几个月,阿富汗约一半人口,即1890万人面临“可能危及生命”的饥饿,多达600万人可能面临“接近饥荒的状况”。

“很多人失去了工作,我是其中之一。”喀布尔当地记者阿亚(化名)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成千上万的人失业,这是一个大问题。长年从事贸易行业的余明辉也深切感受到了阿富汗经济的“水温”。他表示,现在阿富汗美元储备严重不足,挤兑现象非常严重,最近单个银行账户每周能取400美元现金,“一个银行账户一个月只能取1600美元意味着商家无法正常做生意,现在阿富汗的企业基本都受这一情况的影响”。

经济状况的恶化使阿富汗的人道主义危机更加严重。由于国际救援机构获得的捐赠不足,到今年11月,对阿紧急援助可能会大幅减少,只能覆盖该国8%的人口。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冻结阿海外资产、制裁阿银行、阻碍援助资金流入阿富汗,这被认为是造成阿富汗经济问题的重要原因。也有人认为,造成阿经济困难的一个原因是阿临时政府建设经验不足。不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喀布尔特别顾问施托克尔表示,“塔利班2.0”的行政管理能力和对国家与世界的理解,已较上世纪90年代进步很多。

“当年,‘塔利班1.0’对经济的管理就是从破旧的外国工厂里运出一些废金属去卖,种点蔬菜水果,进口些石油、糖和茶叶。现在‘塔利班2.0’面对的是一个已经相当复杂的经济体,而他们也已看到阿富汗可以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希望推动阿富汗和邻国发展关系,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个国家的经济潜力。”施托克尔说。他和塔利班有过20多年接触,在上世纪90年代曾和塔利班指挥官一起坐在地板上聊天。

阿富汗对女性权利的保障,是外界关注的一个重点。根据联合国7月发布的报告,自去年8月15日以来,阿妇女充分参与教育、工作和公共生活等方面的权利受到限制。不少人对这一情况感到失望。不过,在阿富汗的外国女性,遇到的工作限制相对较少。

阿富汗也出现不少令人欣喜的现象。“世界在发展,我们需要技术”,法新社援引一名塔利班人员的话报道称,这名23岁的年轻人正在喀布尔学习计算机课程。另外一名25岁的塔利班人员则表示,自己申请了一所外国大学,但因为英语考试没通过而未被录取。

对待阿临时政府,各国有“温差”

截至目前,还没有国家在外交上正式承认阿富汗临时政府。阿临时政府发言人穆贾希德近期表示,在阿富汗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方面,美国是最大的障碍。有美国媒体表示,各国尚未承认阿临时政府,主要是因为在保障妇女权利以及建立包容性政府等方面,塔利班尚未实现国际社会期待的目标。

阿富汗临时政府代理内政部长西拉杰丁·哈卡尼的弟弟阿纳斯·哈卡尼日前直言,在面临诸多挑战的情况下,不能期望阿临时政府能在一夜之间实现所有目标。巴基斯坦白沙瓦大学和平与冲突研究所研究员肖卡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阿富汗临时政府在经济发展、教育等方面都有所行动,展现出与国际社会合作、共同推动阿战后重建与发展的意愿,但这些努力要见成效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在女性求学、工作等国际社会关注的敏感议题上。

有专家表示,和20多年前不同,现在的塔利班已经变为一个多中心、民族组成复杂的宗教、政治和军事联盟。为实现其内部的权力平衡,阿富汗临时政府做出了更成熟、稳健的决策。不过,包括法新社在内的数家西方媒体认为,阿临时政府高层在改革问题上存在分歧。美国记者阿格塔梅尔表示,在近期一场媒体会上,阿临时政府高层中的温和派希望保障妇女享有包括接受教育等在内的基本权利,从而保证阿富汗能获得国际援助,然而强硬派对此持反对意见。

存在分歧的不只是阿临时政府,国际社会在对待阿临时政府方面,也明显不同。美国智库中东研究所称,在联合国对阿富汗问题的审议中,与西方不同,俄罗斯和中国寻求将对阿援助团的任务重点放在经济和人道主义问题上,而不是放在性别问题上。中国已经向阿富汗提供价值数亿元人民币的援助。俄罗斯计划8月17日和来访的阿临时政府代表团商讨出口石油等事项。

除中俄外,多个国家也在积极与阿富汗临时政府接触。7月25日至26日,乌兹别克斯坦在首都举行阿富汗问题高级别国际会议,来自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与专家参会。土耳其也积极参与阿富汗国内建设。土高官表示,两国之间的总贸易额在2022年前6个月同比增长23%。6月,印度重新建立其在阿富汗的外交存在,向其位于喀布尔的大使馆派出一个“技术小组”。

相较之下,美国等西方国家对阿临时政府似乎更为“警惕”。欧盟对外行动署8月15日发文,敦促阿临时政府兑现其包括反恐在内的国际承诺。7月31日,美国利用无人机在喀布尔击毙“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这是美军撤离阿富汗后,华盛顿首次在阿境内发起打击行动。美国官员强调,此次无人机袭击证明了虽然美军撤离阿富汗,但华盛顿对阿仍拥有“超越地平线”的远程打击能力。美国官员还指责塔利班违背他们在多哈协议中作出的反恐承诺。中东研究所认为,此次袭击说明,在可预见的未来,阿临时政府同西方国家的关系将更加糟糕。